www.kaiyun.com_kaiyun.com_最新版主页

北漂女孩出租屋堕落天天在床上干这事长达四个月!

(即传统上的北京人)的、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人们(包括外国人,外地人)。因这类特征:北漂即人在来京初期都很少有固定的住所,搬来搬去的,给人漂乎不定的感觉,其自身也因诸多原因而不能对于北京有更多的认同感,故此得名。

有的人是从北京高校毕业后,没有去所分配的外地而在北京找到工作,有的人则是从外地高校毕业后,离开最初的工作单位而前来北京寻得岗位。尽管他们实现了就业,但是,从就业所在地与户籍所在地相分离这种视角来看,他们仍然属于“漂”的一族。

“北漂”一词,在特定的意义上,是指那些从其他地方来到北京(“迁移”应是“漂”的第一层含义),在北京生活但却没有北京户口的人群,他们或已经有职业,或正在寻找发展机遇(“未扎根”应是“漂”的第二层含义)。

没有卫生间很不方便,30多个房间,几十号人拥挤在走道上可以排一队,地下室空间只有两个厕所,男女公用,等不及也得等,不然还是没得上。急也没用,只能干巴等。声声相闻于耳,开门声、关门声、褪裤声、拉链声、提裤声、撒尿声、大解声、咳嗽声、放屁声、冲水声,声声入耳,就在隔壁,从隔板对面发出。上完厕所要冲水,发现没冲水要罚钱。

洗澡间也只有一间,每人每次三元,限十五分钟洗完。水费一个月10元,有线元,每度电一元钱。地下室租金每个月480元。

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再过一段时间就不如漫长的冬季,而也意味着刚毕业的大学生应该有所收获,不应该没有目标,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每天不知道做什么。而今年的一群北漂中有这么一个姑娘,她怀揣着自己的梦想来到北京,每天沉浸在手机中,在地下室度过漫长的秋天。

为了以后能过上好日子,所以,女大学生小张和几个同学来到北京,她们居住地下室,房间是有隔断分开的。

每天会自己做饭吃,这样也能省下不少的钱,有时偶尔也会吃泡面。当然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为了能够赚钱,小张投了无数份简历,跑了无数家公司,然而没有一家面试通过,因为是三流大学,而且在学校只知道谈恋爱,功课一点都不会。

没有办法,就这样一呆就是4个月,这四个月每天玩玩手机看看朋友圈,而家里的人心疼她,知道一个姑娘在外不容易,每个月会打一点生活费,就这样她每天花着父母的钱,没钱就省着花。

和她一同前来的同学们很多都纷纷改行了,做别的工作,最起码能够生存下去,只有她孤身一人没有找到工作,每天躺在地下室玩手机,没有经济来源马上面临的就是饿死。而他的同学们工作已经超过了三个月,已经转正,工资薪水还算不错。

地下室空间租房房客什么人都有,五花八门,三教九流,应有尽有,真不知道他们都是干什么工作,每到晚上,人都回来,那才热闹,人来人往,有的开着门看电视,有的在做饭,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拖地,有的三五成群躺在床上聊天。夜深了或者凌晨,还是放假日早晨,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这里根本就没有住人一样,很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