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kaiyun.com_kaiyun.com_最新版主页

埃尔斯特奢华丑闻引发德国主教“晒资产”

德国林堡主教埃尔斯特10月13日飞往罗马教廷,希望亲自向教皇汇报“自己的情况”,而教皇连续数日不予召见。埃尔斯特主教每天3次准时在梵蒂冈大教堂内祈祷,成为一班记者追逐的焦点人物。

据德国N24电视台报道,这些天林堡教区的信徒闹起退教潮。10月14日退教29人,16日12人,17日20人,18日18人……民众纷纷到各教会机构前进行抗议,要求教会公开财政、清查奢侈花费,以杜绝腐败行为。

埃尔斯特主教成为一根导火索,引爆了德国针对天主教亿万财产的争论。越来越多的教会机构忙不迭晾晒财产清单,以便公众和舆论进行监督。

早在2012年8月27日,德国《明镜》周刊就曾刊文,揭露林堡主教弗兰茨-彼得·泰巴茨-范·埃尔斯特出售教区一所房产,而售房款流入了主教的账户。埃尔斯特主教可以动用这笔款项,不必向任何单位申请,就连税务局都无法掌握情况。至于这笔钱的具体数额,主教守口如瓶。有人分析,正在兴建的主教官邸原本预算550万欧元,如今几度上涨,卖房款可能是用于填补预算漏洞。

《明镜》在今年5月27日再度“磕”上了埃尔斯特主教,这次与钱无关,追问的是特权。主教的司机因酒驾被警察扣押,出车原因却十分蹊跷——当时主教并不在车上,但司机声称是在执行特殊任务。由于主教袒护,警方只能认定司机是在执行公务,而主教事后不得不更换司机。

8月25日起,《明镜》连篇累牍地报道林堡教区500多名天主教信徒联名发表公开信批评埃尔斯特主教的消息。人们质疑主教的领导方式和奢靡作风,并将其一年前搭乘飞机头等舱前往印度旅行一事揭露出来。对埃尔斯特主教来说,情况正是从此开始急转直下。

9月6日,4400名天主教徒向埃尔斯特主教联名投递抗议信。第二天,罗马教廷向林堡派出了调查员。德国天主教大主教莱曼暗示,这是来自罗马教廷的警告信号。埃尔斯特主教此时已陷入严峻的信任危机。

德国各大媒体在9月29日同时透露,自2008年初埃尔斯特担任主教以来,林堡教区已有2.5万名天主教徒退出林堡教会。

10月7日,媒体爆料埃尔斯特主教新官邸的建设费用将高达3100万欧元。德国主教会议主席佐利茨对这笔预算表示惊讶,林堡检察院10日开始介入对主教官邸违规行为的调查。同一天,这位主教还受到一项指控:有人称其曾向法院递交包含错误信息的宣誓书。

“我的感觉是,主教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远离现实,也完全没有认知现实的能力。”胡贝尔图斯·杨森说。他曾在林堡教区的迪茨镇担任神父,是最先对埃尔斯特主教提出批评的人之一。

2007年11月,埃尔斯特被任命为林堡主教。第二年,杨森所在的教会收到通知,每年须额外筹集1.1万欧元,该教会决定向会众募款。不久后杨森从报纸上获悉,埃尔斯特主教要兴建新主教府,预算高昂。令杨森等神职人员愤怒和不解的,除了新主教在财政上的大手笔,还有独断专行的作风,有持质疑态度的人被埃尔斯特主教解雇。

德国天主教青年联合会(BDKJ)指责埃尔斯特主教越过了“红线”。联合会主席迪尔克·坦茨勒透露,一些林堡教区的神职人员称,已无法再与这位主教共同工作。

德国《每日镜报》报道称,埃尔斯特主教飞赴罗马教廷,希望亲自向教皇汇报有关情况。但是,教皇连续数日不予召见,把他晾在一边。埃尔斯特主教倒是不露声色,每天3次准时在梵蒂冈大教堂内祈祷,面带微笑,成为一班记者追逐的焦点人物。

身在罗马,埃尔斯特主教或许还比在家乡林堡轻松一些。据德国N24电视台报道,这些天林堡教区的信徒纷纷闹退教潮。10月14日退教29人,16日12人,17日20人,18日18人……

林堡检察院10月17日宣布,已向埃尔斯特主教提出13项指控。发言人海尔辛透露,检察院还向林堡教会财产管理委员会提出了“刻意欺骗”的指控。

如今,无论是教会信众、天主教高层人士还是舆论界的各色评论,基本上已达成共识:埃尔斯特留任林堡教区主教的可能性,已不存在。

他未来的下场会是什么?不再担任主教后的去向何在?几乎所有媒体都认为,埃尔斯特最好自己辞职。

德国《科隆信息报》指出,要求埃尔斯特主教辞职的人们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德国天主教教会法中,根本没有关于“辞去职务”的条文。换言之,在德国一旦当上主教就是终身制。即使一位主教没有教区,他也是“名誉主教(Tituarbischorf)”。

不过,埃尔斯特主教却可以“放弃职务”。教会法规定,一位“拥有教区的主教”,在因健康问题或其他重要原因,没有能力继续行使主教职责时,可以建议其放弃主教职务。

如果埃尔斯特主教决定放弃职务,只有梵蒂冈教皇本人有权决定,是否接受他的意愿。

德国历史上有过这样的先例。2010年,奥古斯堡教区的主教瓦尔特·尼克萨涉嫌“殴打和虐待信徒”,主教会议主席佐利茨专程飞往梵蒂冈,觐见时任教皇本笃十六世汇报案情。教皇最终同意尼克萨主教“放弃职务”。

如今,佐利茨再度飞往梵蒂冈觐见方济各教皇,汇报林堡主教奢靡丑闻案情,想必效仿“放弃职务”的先例加以处置,会是选项之一。

如果埃尔斯特表示放弃主教职务,教皇在批准的同时,还将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安置埃尔斯特的未来生活。在他放弃职务的前提下,他有权要求在林堡教区获得一个住处。“特殊情况下”,教皇也可以为他在其他地点寻找一个住处。

德国坊间认为,如果埃尔斯特离开林堡教区,有可能去巴伐利亚州定居,因为该州天主教委员会主席阿尔贝特·施密德已经婉转批评,目前的媒体报道无异于“道德指责的媒体运动”,并对这种做法“不能表示赞同”。

人们关注埃尔斯特主教目前的工资收入,以及退休后的退休金额度,但没有人知道实际情况。《科隆快报》认为,这个拥有68万信徒的大教区主教,月工资收入应相当于B11级,即国务秘书级,套用中国标准相当于副部级。如此算来,他每月收入大致为一万欧元;一旦退休,收入只能降为目前的三分之一至一半,也就是3500至5000欧元左右。

如果埃尔斯特主教“不识相”,试图赖在主教宝座上,实际上德国没有人能奈他何。届时只有梵蒂冈教皇可以有所作为,因为教皇手里掌有4柄“尚方宝剑”:

其一,教皇可以派一位“罗马教宗亲派视察官”,相当于“钦差大臣”,对林堡郊区实施强制性管理。

其三,教皇可以颁布一纸手令,解除埃尔斯特主教的林堡教区主教职务。教皇下令“解除职务”亦有先例——2011年,澳大利亚某主教因赞成授予女性信徒神甫头衔,而被本笃教皇解除了主教职务。

其四,教皇可以将主教调至其他教区奉职。只是,目前看不出哪个教区会欢迎焦头烂额的埃尔斯特。有传言称,不排除埃尔斯特到科隆教区任职的可能性,因为科隆教区的大主教约阿希姆·迈斯特曾公开表示对他的同情。无论如何,这样的主教调令只能由教皇本人签发。

埃尔斯特丑闻引发了德国针对天主教亿万财产的一场争论。如今,越来越多的教会机构主动晾晒自家财产清单,还没“晒单”的教会也匆忙宣布将不日公开财务,以便公众和舆论监督。

马克思故居所在的特里尔教区宣布,该教区主教的年度可支配资金为8400万欧元,还拥有38栋房产。这些房产迄今没有进行市场价格评估。仅2012年一年,这些房产的维持费用以及其他费用就要100万欧元。教会强调,这些费用全部用于教会任务,而非为了个人目的。

科隆教区发言人公布,2012年底大主教拥有的资产总额为1亿6620万欧元,其中1亿5400万欧元参与地方住房公积金运作,其余用于房地产。根据统计数字,去年从这些资产中抽出了960万欧元,用于资助教会任务。

位于埃森的鲁尔区大主教奥维尔贝克于10月14日公开了本教区的财产情况。他拥有的总资产是200万欧元,但自己可以动用的经费只占十分之一。

柏林大主教没有房地产,因为教会设立于魏玛共和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东西德分治时期都没有可能购买房产。

就在全国主教纷纷“表白”的同时,伏尔达教区主教海因茨-约瑟夫·阿尔格米森面临巨大压力。据“法兰克福新媒体”网站报道,他的一套奢华官邸受到了抨击。这所官邸位于伏尔达米歇尔山大街1号,面积174平米,作为主教官邸已有超过200年历史。当媒体指责声浪日高时,阿尔格米森主教开始紧张起来,竭力说明自己是违背意愿不得不入住此地,他本人觉得官邸只要110平米就够用了。

阿尔格米森承认,自己无需支付官邸的租金,每个月只缴水电费就可以。他的工资收入相当于B9级,即政府部门的司局长待遇,月俸大约9700欧元,乘坐的公车是宝马7系。

德国林堡主教埃尔斯特10月13日飞往罗马教廷,希望亲自向教皇汇报“自己的情况”,而教皇连续数日不予召见。埃尔斯特主教每天3次准时在梵蒂冈大教堂内祈祷,成为一班记者追逐的焦点人物。

据德国N24电视台报道,这些天林堡教区的信徒闹起退教潮。10月14日退教29人,16日12人,17日20人,18日18人……民众纷纷到各教会机构前进行抗议,要求教会公开财政、清查奢侈花费,以杜绝腐败行为。

埃尔斯特主教成为一根导火索,引爆了德国针对天主教亿万财产的争论。越来越多的教会机构忙不迭晾晒财产清单,以便公众和舆论进行监督。

早在2012年8月27日,德国《明镜》周刊就曾刊文,揭露林堡主教弗兰茨-彼得·泰巴茨-范·埃尔斯特出售教区一所房产,而售房款流入了主教的账户。埃尔斯特主教可以动用这笔款项,不必向任何单位申请,就连税务局都无法掌握情况。至于这笔钱的具体数额,主教守口如瓶。有人分析,正在兴建的主教官邸原本预算550万欧元,如今几度上涨,卖房款可能是用于填补预算漏洞。

《明镜》在今年5月27日再度“磕”上了埃尔斯特主教,这次与钱无关,追问的是特权。主教的司机因酒驾被警察扣押,出车原因却十分蹊跷——当时主教并不在车上,但司机声称是在执行特殊任务。由于主教袒护,警方只能认定司机是在执行公务,而主教事后不得不更换司机。

8月25日起,《明镜》连篇累牍地报道林堡教区500多名天主教信徒联名发表公开信批评埃尔斯特主教的消息。人们质疑主教的领导方式和奢靡作风,并将其一年前搭乘飞机头等舱前往印度旅行一事揭露出来。对埃尔斯特主教来说,情况正是从此开始急转直下。

9月6日,4400名天主教徒向埃尔斯特主教联名投递抗议信。第二天,罗马教廷向林堡派出了调查员。德国天主教大主教莱曼暗示,这是来自罗马教廷的警告信号。埃尔斯特主教此时已陷入严峻的信任危机。

德国各大媒体在9月29日同时透露,自2008年初埃尔斯特担任主教以来,林堡教区已有2.5万名天主教徒退出林堡教会。

10月7日,媒体爆料埃尔斯特主教新官邸的建设费用将高达3100万欧元。德国主教会议主席佐利茨对这笔预算表示惊讶,林堡检察院10日开始介入对主教官邸违规行为的调查。同一天,这位主教还受到一项指控:有人称其曾向法院递交包含错误信息的宣誓书。

“我的感觉是,主教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远离现实,也完全没有认知现实的能力。”胡贝尔图斯·杨森说。他曾在林堡教区的迪茨镇担任神父,是最先对埃尔斯特主教提出批评的人之一。

2007年11月,埃尔斯特被任命为林堡主教。第二年,杨森所在的教会收到通知,每年须额外筹集1.1万欧元,该教会决定向会众募款。不久后杨森从报纸上获悉,埃尔斯特主教要兴建新主教府,预算高昂。令杨森等神职人员愤怒和不解的,除了新主教在财政上的大手笔,还有独断专行的作风,有持质疑态度的人被埃尔斯特主教解雇。

德国天主教青年联合会(BDKJ)指责埃尔斯特主教越过了“红线”。联合会主席迪尔克·坦茨勒透露,一些林堡教区的神职人员称,已无法再与这位主教共同工作。

德国《每日镜报》报道称,埃尔斯特主教飞赴罗马教廷,希望亲自向教皇汇报有关情况。但是,教皇连续数日不予召见,把他晾在一边。埃尔斯特主教倒是不露声色,每天3次准时在梵蒂冈大教堂内祈祷,面带微笑,成为一班记者追逐的焦点人物。

身在罗马,埃尔斯特主教或许还比在家乡林堡轻松一些。据德国N24电视台报道,这些天林堡教区的信徒纷纷闹退教潮。10月14日退教29人,16日12人,17日20人,18日18人……

林堡检察院10月17日宣布,已向埃尔斯特主教提出13项指控。发言人海尔辛透露,检察院还向林堡教会财产管理委员会提出了“刻意欺骗”的指控。

如今,无论是教会信众、天主教高层人士还是舆论界的各色评论,基本上已达成共识:埃尔斯特留任林堡教区主教的可能性,已不存在。

他未来的下场会是什么?不再担任主教后的去向何在?几乎所有媒体都认为,埃尔斯特最好自己辞职。

德国《科隆信息报》指出,要求埃尔斯特主教辞职的人们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德国天主教教会法中,根本没有关于“辞去职务”的条文。换言之,在德国一旦当上主教就是终身制。即使一位主教没有教区,他也是“名誉主教(Tituarbischorf)”。

不过,埃尔斯特主教却可以“放弃职务”。教会法规定,一位“拥有教区的主教”,在因健康问题或其他重要原因,没有能力继续行使主教职责时,可以建议其放弃主教职务。

如果埃尔斯特主教决定放弃职务,只有梵蒂冈教皇本人有权决定,是否接受他的意愿。

德国历史上有过这样的先例。2010年,奥古斯堡教区的主教瓦尔特·尼克萨涉嫌“殴打和虐待信徒”,主教会议主席佐利茨专程飞往梵蒂冈,觐见时任教皇本笃十六世汇报案情。教皇最终同意尼克萨主教“放弃职务”。

如今,佐利茨再度飞往梵蒂冈觐见方济各教皇,汇报林堡主教奢靡丑闻案情,想必效仿“放弃职务”的先例加以处置,会是选项之一。

如果埃尔斯特表示放弃主教职务,教皇在批准的同时,还将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安置埃尔斯特的未来生活。在他放弃职务的前提下,他有权要求在林堡教区获得一个住处。“特殊情况下”,教皇也可以为他在其他地点寻找一个住处。

德国坊间认为,如果埃尔斯特离开林堡教区,有可能去巴伐利亚州定居,因为该州天主教委员会主席阿尔贝特·施密德已经婉转批评,目前的媒体报道无异于“道德指责的媒体运动”,并对这种做法“不能表示赞同”。

人们关注埃尔斯特主教目前的工资收入,以及退休后的退休金额度,但没有人知道实际情况。《科隆快报》认为,这个拥有68万信徒的大教区主教,月工资收入应相当于B11级,即国务秘书级,套用中国标准相当于副部级。如此算来,他每月收入大致为一万欧元;一旦退休,收入只能降为目前的三分之一至一半,也就是3500至5000欧元左右。

如果埃尔斯特主教“不识相”,试图赖在主教宝座上,实际上德国没有人能奈他何。届时只有梵蒂冈教皇可以有所作为,因为教皇手里掌有4柄“尚方宝剑”:

其一,教皇可以派一位“罗马教宗亲派视察官”,相当于“钦差大臣”,对林堡郊区实施强制性管理。

其三,教皇可以颁布一纸手令,解除埃尔斯特主教的林堡教区主教职务。教皇下令“解除职务”亦有先例——2011年,澳大利亚某主教因赞成授予女性信徒神甫头衔,而被本笃教皇解除了主教职务。

其四,教皇可以将主教调至其他教区奉职。只是,目前看不出哪个教区会欢迎焦头烂额的埃尔斯特。有传言称,不排除埃尔斯特到科隆教区任职的可能性,因为科隆教区的大主教约阿希姆·迈斯特曾公开表示对他的同情。无论如何,这样的主教调令只能由教皇本人签发。

埃尔斯特丑闻引发了德国针对天主教亿万财产的一场争论。如今,越来越多的教会机构主动晾晒自家财产清单,还没“晒单”的教会也匆忙宣布将不日公开财务,以便公众和舆论监督。

马克思故居所在的特里尔教区宣布,该教区主教的年度可支配资金为8400万欧元,还拥有38栋房产。这些房产迄今没有进行市场价格评估。仅2012年一年,这些房产的维持费用以及其他费用就要100万欧元。教会强调,这些费用全部用于教会任务,而非为了个人目的。

科隆教区发言人公布,2012年底大主教拥有的资产总额为1亿6620万欧元,其中1亿5400万欧元参与地方住房公积金运作,其余用于房地产。根据统计数字,去年从这些资产中抽出了960万欧元,用于资助教会任务。

位于埃森的鲁尔区大主教奥维尔贝克于10月14日公开了本教区的财产情况。他拥有的总资产是200万欧元,但自己可以动用的经费只占十分之一。

柏林大主教没有房地产,因为教会设立于魏玛共和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东西德分治时期都没有可能购买房产。

就在全国主教纷纷“表白”的同时,伏尔达教区主教海因茨-约瑟夫·阿尔格米森面临巨大压力。据“法兰克福新媒体”网站报道,他的一套奢华官邸受到了抨击。这所官邸位于伏尔达米歇尔山大街1号,面积174平米,作为主教官邸已有超过200年历史。当媒体指责声浪日高时,阿尔格米森主教开始紧张起来,竭力说明自己是违背意愿不得不入住此地,他本人觉得官邸只要110平米就够用了。

阿尔格米森承认,自己无需支付官邸的租金,每个月只缴水电费就可以。他的工资收入相当于B9级,即政府部门的司局长待遇,月俸大约9700欧元,乘坐的公车是宝马7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