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现代足球343阵型及其分支:克鲁伊夫创造巴萨运用到极致

0 Comments

2002年,足球世界的最高殿堂–世界杯历经72年的沧桑终于来到了亚洲大地,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国家联合举办了这一届世界杯。时隔经年,02年韩日世界杯带给中国球迷的印象绝对不仅仅只限于国足的首次世界杯之旅,其在我国大地所掀起的足球浪潮直接影响了中国一大批中生代球迷的足球观。

2002年之前,小世界杯意甲才是绝大部分中国球迷的主要观看对象,在欧美大陆如火如荼的国家队赛事放在亚洲似乎也掀不起太大的波澜。但世界杯第一次落户亚洲对于当时只能用平平淡淡来形容的中国足坛就像是在一湾平静的湖水中仍入一个炸弹,自此之后中国球迷数字急剧增加、世界杯在中国大地的影响力也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时代。尽管已经过去了整整17年,但02年韩日世界杯依旧被不少中国老球迷公认为历史上最精彩的世界杯决赛圈之一,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毫无疑问就是堪称所向无敌的巴西队,那年的桑巴军团坐拥三大炙手可热的超级攻击手–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里瓦尔多,这三位超级巨星所组成的三叉戟世界杯赛场如入无人之境,几乎完全凭借着三人的个人能力桑巴军团的锋线实力扩张到历史最佳。

2002年之后,由于受到世界杯巴西队“3R”组合的影响,三前锋阵型在世界足坛再次开始流行,这种古老的阵型因为其在进攻端所发挥出来的多样性被众多欧洲一线豪门争相使用,无论是强盛一时的梦之队巴塞罗那还是如今在欧冠中连续斩获优秀战绩的皇家马德里都是三前锋站位的坚实拥戴者。不少年轻的球迷很有可能会将三前锋的辉煌时代归结于2002年日韩世界杯之后,其实这种想法并不完全正确,世界杯上强大的巴西进攻线只能说将这种已经略微有些沉寂的站位重新激活,但要论三前锋站位的真正辉煌时代,我们还要将时间轴再向前拨一拨。

九锋一卫在遥远的19世纪,现代足球在欧洲的英伦大地终于呈现出“规范化”的迹象,无论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批现代足球俱乐部,还是最早的政府足球机构(英足总)都在那一时期相继成立,现代足球在欧洲大地的蓬勃发展让这种考验团队配合力的多人运动得到了一大批专业体育人士的潜心研究,不久之后历史上有关于足球的最早阵型–“九锋一卫”便问世于人间。

何为“九锋一卫”?通俗意义上来讲就是前场九位前锋,而后场仅仅只有一位后卫以及一位门将参与防守。如上图所示,九大前锋呈现“倒V”型排布于前锋线,一位后卫则居于后场负责防守。毫无疑问,这样的阵型放在今天已经远远落伍,如此过于偏重进攻但却几乎将防守完全舍弃的阵型早已不符合现代足球“攻守平衡”的基本理念,但“九锋一卫”阵型的诞生却开创了现代足球历史上足球阵型排布的先河,自此之后各国主教练为了将自己的技战术打法更加完美融入到场上,便会积极寻求阵型上的人员变化,这种人员变化也潜移默化的推动了现代足球的发展。

在国际足联的大力倡导之下,影响后世深远的第一届男足世界杯在当时的“世界冠军”乌拉圭举办(乌拉圭蝉联了1924年以及1928年两届奥运会冠军,故被称为当时世界足坛的世界冠军)。纵观乌拉圭世界杯所有比赛,缺乏进攻多样性、防守漏洞过于严重的缺点已经足够严峻,不少主教练在这一届世界杯结束后都敏锐意识到所谓的大量堆积前锋战术已经不适应世界足球潮流的发展,如何正确使用人员排布将攻防进一步立体化、全面化才是现代足球的正确发展道路。

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前夕,当时意大利国家队的教练团队成员波佐经过几百场比赛的实地查验做出了足球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项突破–这个意大利人历史性的将九位前锋中的六位撤下,但让世人感到惊讶的是,波佐并未将撤下的前锋安置于后防线,而是仅增加一名后卫而将剩余五人安插于后卫线与前锋线中间的大片空档之中(当时世人尚无中场这一概念),足球世界中全新的站位概念–“中场”就此诞生,而意大利人波佐也成为了三前锋阵型的开创者。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波佐一定程度意识到了攻防平衡在比赛中的重大作用,但考虑到当时的背景环境,这位意大利国家队的主教练还是仅仅只设置了两名中后卫,他所开创的三前锋阵型便是大名鼎鼎的2323阵型。

进入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后,最传统的442阵型在世界足坛开始流行起来,最火热时几乎全世界都在使用这种被誉为“攻防最为平衡”的先进阵型,在此时期波佐所创造的三前锋阵型开始逐渐走向衰落,人们认为三位前锋会导致在进攻端投入人数众多从而暴露巨大的后防空档。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三前锋阵型的生存空间遭到了严重压缩,但就当人们以为这种古老的阵型即将吹响丧钟之时,一位资历平平的荷兰教头却用一种全新的三前锋思路开创了属于攻势足球的华丽篇章。

说到克鲁伊夫(Johan Cruyff),人们对他的印象或许只停留在“荷兰球圣”、“巴萨教父”,但对于这位足坛传奇人物为巴塞罗那所作出的具体贡献或许知晓不多。克鲁伊夫于1985年在荷甲联赛的阿贾克斯俱乐部开始自己的执教生涯,不过三年之后他就因为和俱乐部爆发不可调节的矛盾而离开阿贾克斯来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俱乐部。那时候的巴塞罗那还远没有达到今日的辉煌程度,克鲁伊夫在1988~1989赛季从青年队中提拔了一批具有不错天赋且态度端正的年轻球员,这一批人组成了克鲁伊夫时代的第一批巴萨黄金阵容。

如果要说克鲁伊夫在技战术打法上为巴塞罗那做出最突出的贡献,小编毫无疑问要为他所创造的343阵型投上一票。克鲁伊夫来到巴塞罗那之前,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球队都在使用442阵型,不过克鲁伊夫认为442阵型并不适合巴塞罗那一贯强调进攻的技战术思路,他开始试图重新拾回当时已经销声匿迹的三前锋阵型,不过相较于此前已经略有普及的433阵型,克鲁伊夫进一步发挥巴塞罗那善于传控的特点,将曾经的433阵型升级为全新的343阵型,即增加一名中场减少一位后卫,同时他也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足球名词–足球4号球员。

克鲁伊夫始终从骨子里表达出对于442阵容的不屑,他认为应付442阵型中的两名前锋并不需要过多的后卫(三人足矣),所以他让原本处于后场的一位后卫位置大幅前移至中场,这样既可以有效增加中场拿球的横向面积,也可以保证球队在由攻转守时具有一定的中场拦截力度,而克鲁伊夫便给了那一位助攻向前的球员4号球衣,从此,在当时的巴塞罗那阵中便出现了身穿4号的“自由人”球员。我们之所以要详细介绍这位4号球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名球员在场上的职责相较于其他的球员来讲都更加复杂,这名4号球员并不需要传统中场拦截者高大的身躯以及强悍的身体对抗能力,克鲁伊夫给这位球员的定位往往是在球场对于皮球运行精确的判断。何为精确的判断?在克鲁伊夫看来,这位4号球员必须在拿到皮球之前就考虑好下一步的传球路线,他在拿球之后不能站在原地进行过多的考虑,而应该尽早利用自己灵活的脚下技术将皮球进一步推进至对方的防守三区。这位4号球员不一定要拥有非常充沛的体能,但他必须拥有足够的传球意识以及处理球的天赋。随着时光的变迁,巴塞罗那负责这个位置的球员慢慢也不再身着4号球衣,但拥有这样一位中场自由人的传统却一直没有丢失,后面的瓜迪奥拉、哈维、小白等人都可以称为巴塞罗那阵型中的4号球员。

在克鲁伊夫的悉心之下,巴塞罗那在80年代末期的战绩迅速回升,他们不仅重新找到了建队之初在西班牙足坛强大的统治地位,还依靠着扎实的青训系统培养出一批西班牙国家队的未来之星。343阵型在巴塞罗那的成功也主导了足球阵型的又一次革命,442阵型在巴塞罗那343阵型面前的全面溃败让不少主教练也开始重新拾起这种古老的三前锋阵型,343不少的分支阵型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世界足坛舞台之上,时至今日这种阵型都依旧凭借其强大的攻击力以及在前场对于皮球稳定的控制流行于不少的一线豪门之中,下面小编将会详细为大家介绍当今世界足坛中343阵型的全部分支。

克鲁伊夫在巴塞罗那期间最早使用的343阵型便采用的是四中场平行站位;在后卫线方面克鲁伊夫并没有太大的要求,他所派上的三名后卫可以全部是中后卫,也可以一位是中后卫两位是边后卫,但无论怎样排布,当时巴塞罗那阵中的三位后卫在进攻中一定会有一定程度的助攻,这也从侧面体现出343阵型“全员参与进攻”的主导思想。举个例子来说,1989~1990赛季加盟巴塞罗那的荷兰后防巨星科曼(Ronald·Koeman)一经到来便立刻成为了球队的后防中坚,不过科曼在巴塞罗那的作用绝对不仅仅只体现在后防的稳定性,直到他1995赛季离开巴塞罗那,这位荷兰后防巨星一直用其犀利的长传球攻势帮助巴塞罗那在进攻中起到第一脚传球的重大作用。同时,科曼还可以凭借着自己优良的位置感在进攻中大幅压上至中场区域直接参与球队的组织疏导。

平行中场的最大优点便是4位球员都可以及时参与到球队的进攻中,同时横向拦截区域的扩大也可以有效在由攻转守时为对方进攻提供第一时间的有效拦截。如上图所示,两位中前卫的存在可以有效保证己方两位边前卫可以在边路拥有一定程度的插上空间,同时身在中锋位置身边的两位边锋也不会固定自己的位置,他们在比赛过程中可以多次进行适度的回撤帮助己方边前卫进行边路突破,无论是边前卫进攻还是边锋进攻,由于两位中前卫可以尽可能多的在中场控制住球权,他们也可以更放心的在进攻中将自己的身位插入对方的防守三区。

尽管在进攻中对于中场的控制能力更强,但小编个人认为所谓的平行中场343并不适应当今世界足坛绝大部分的球队,其最大原因便是这种阵型对于中场两位中前卫的拿球能力过于依赖,这两位中前卫不仅要在进攻中更多的掌握球权并且做出合理的分配,而且也要在防守中对于对方的持球人进行第一时间的限制与破坏。如果这两位中前卫在对方由守转攻过程中不能第一时间破坏球权,对方进攻球员便可以快速通过小范围传达突破己方的中场拦截从而给予自己直面对方后卫线的机会。如图所示,我们假设两位中前卫在持球过程中球权被断,此时能够真正面对对方进攻球员仅仅只有一条后卫线,而三后卫阵型很明显很难横向覆盖所有的场上区域,一旦对方球员充分利用球场宽度进行中边路结合,己方后卫线就不得不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

正是考虑到上述情况,当今世界足坛绝大部分球队在使用343阵型时并不会在首发阵容中排出平行中场站位,更多的球队主教练会在球队更希望通过用五后卫阵型转三后卫阵型的技战术思路在球队劣势时加强进攻属性。举个例子来说,如上图所示,一旦球队派出的首发阵型是532,当比赛处于落后时主教练便可以灵活上推一名中场或者一名边后卫至前锋线,其余的一名边后卫则进入中场使得己方中场成为四中场,这样一来原本的5后卫阵容就可以在不用进行人员变动的情况下灵活变阵3后卫。考虑到3后卫阵容在进攻时的亮眼发挥,当今不少中下游球队在比分处于落后时会使用五后卫变阵三后卫的方法临场加强球队的进攻,真正像当初的巴塞罗那一样持续使用这种阵型作为首发的球队还是比较少的。

尽管343平行站位阵型无论作为首发阵型还是临场变化的阵型都可以为球队的进攻带来切实有效的帮助,但这种阵型在场上毕竟过于冒险,中场一旦失位将会给后卫线的防守带来致命性的打击,这样过于冒险的技战术思路并不符合某些中下游球队主教练对于比赛的定位。随着足球赛事不断的发展,不少主教练经过刻苦的钻研之后认识到如果球队将进攻的主要重心放在边路,便完全可以放弃中场压上过于靠前的两名前卫从而用两名后腰进行替换。如图所示,两名后腰的上场让原本防守能力不佳的中场陡然提升了一个档次,后卫线身前的大片空档也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众所周知,后腰的存在就代表着球队在中场进攻持球人的减少,两位后腰在进攻中不可能像中前卫一样将自己的阵线大幅前压以图助攻边前卫和边锋,他们更多的思路还是要放在保护进攻球员身后的空档之上。正是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双后腰343阵型在进攻中的极大缺点也逐渐展现出来–进攻易脱节,一旦两位边前卫高速压上至前锋线附近,球队的整个阵型便完全分割成两大部分,其中后腰和三名后卫负责防守,而两位高速插上的边前卫与原本前场的三位前锋则组成了一共5人的进攻阵型,足球场上攻防转化的枢纽位置–“中场”在此时却完全无人镇守。

一旦前场进攻组合丢球,对方进攻球员便可以使用更加简洁的长传球直接跨过前场进入己方的中场防守区域,此时两位后腰就不得不分神至边路以图帮助两位无法回位的边前卫参与边路防守,这样一来,球队在后场的防守阵型就会被进一步的压缩,后卫线身前的大片空档几乎完全拱手让人。这样的缺点严重限制了双后腰343阵型的战术可行性,但主教练又不愿意放弃这种阵型在防守端的补位迅速性,于是不少战术大师经过研究之后又开创了有关于双后腰343阵型在临场中的应变–边锋回撤至中场参与组织。

如上图所示,当球队处于进攻状态时,非进攻端的边锋以及边前卫应该适时回撤至中场成为两名中前卫(一般来讲边锋和边前卫其中一人回撤至中场,另外一人高速检查前往禁区包抄),这样一来球队在进攻中的阵型就会由343变为3223,非进攻路的边路球员完全被改造成了两位中前卫,他们可以在进攻中承担中前卫的向前输送责任,也可以在由攻转守时及时前压成为球队的第一道拦截线。这一思路已经提出立刻受到了世界足坛的普遍认可,不过综合来看这种阵型对于边路球员个人能力以及球员之间互相的配合默契还是有比较高的要求,如果非进攻路球员在进攻中也被对方防守球员限制而无法及时脱身回撤中场,后腰身前以及前锋身后的空档依旧极易被对方利用。

总体而言,前面两种阵型的优缺点在比赛中彰显的过于明显,这是不少主教练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他们更愿意看到自己的阵型在攻防转化过程中能够给予对方一定的迷惑性,从而起到打乱对方防守节奏伺机进攻提速一击制胜。在当今世界足坛中要说到最受欢迎的343阵型,相信不少的球迷都会投菱形中场一票,的确,菱形中场在当今世界足坛算得上是最受欢迎的一种中场阵型,后腰与前卫各司其职的站位也让这种阵型的运转如机器般严密难以出现失误;同时,中场阵型的层次感也让不少喜欢利用长传球发动反击的球队大感头痛,无论是前卫还是后腰都可以在由攻转守的刹那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尽可能的阻止对方进行精准的长传球转移。

如图所示,所谓的菱形中场就是指四名中场站位呈菱形散开,位居两边的是两位在进攻中要进行边路助攻的边前卫,而顶在最前方的则是一位中前卫,拖后负责防守的则是一名后腰。菱形中场给比赛过程中带来的最大效益便是4名中场各司其职,无论在进攻中还是防守中都绝对不会出现站位上的大疏忽,这对于那些普遍个人能力并不强大的中下游球队来讲的确是一个非常实用的阵型,球员们不需要进行太多的临场自行思考,只需要遵循主教练的指示守好自己的职责即可。

众所周知,强大的巴塞罗那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也是343菱形中场的使用者,克鲁伊夫将343阵型带到巴塞罗那之后并没有立即将其转化为菱形中场,荷兰教父更多将技战术打造思路放在了后卫线两位靠边路后卫球员的进攻助攻能力以及居中中后卫的向前传球能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三后卫的菱形中场阵型相较于其他菱形中场总是要显得冷门很多,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中场球员的分割孤立性,前面已经说到,343菱形中场中各个球员各司其职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样的好处的确给主教练的技战术安排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但也侧面限制了球员在场上灵光乍现的表演,无论是前场的前卫还是后场的后腰在持球过程中都缺乏足够的平行站位队友进行接应,他们在绝大部分的时间中都要依靠自己的个人能力将球权合理处理,而一旦处理球失误出现被断的情况就完全要依靠其他位置的球员进行补位,这样一来其他位置的空档又会立即暴露出来,也就是说菱形中场很有可能会因为一人的失误导致其他防线全部支离破碎。

巴萨之所以可以完美运行343菱形中场,完全是因为他们各个位置的球员都有独挡一面的能力

为什么当年的巴塞罗那能够将这种阵型完美的运用到实战中?让我们来看一下他们的菱形中场阵容吧,一般来讲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巴塞罗那的主力后腰依旧被布斯克茨牢牢占据,这位西班牙后腰尽管在世界足坛名气并不大,但他却被公认为足球世界中最为典型的“球盲过滤器”,尽管布斯克茨在场上的露脸机会并不多,但他在巴塞罗那菱形中场后腰位置的出球以及关键拦截至今都对于球队的技战术体系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两位边前卫方面巴塞罗那的阵型选择非常广泛,无论是之前的哈维还是伊涅斯塔都是绝对的中场巨星,而在前卫线方面他们如今更是巨星云集,绝代双骄之一的梅西也会经常由边路回撤至中场前卫位置参与球队的进攻疏导组织。

从上面来看,巴塞罗那球员的个人能力使他们能够熟悉贯彻菱形中场的一大重要原因,这似乎和前面我们所说“343菱形中场对于各个位置球员的个人能力要求不高”形成了冲突,其实这样的所谓“矛盾”也非常容易理解,所谓的“对各个位置球员要求不高”指的是能够在比赛场上不过多思考便直接根据教练技战术安排做出下一步选择,只要不出现太大的失误,343菱形中场绝对在进攻方面能够最大化开发球队的实力;可是一旦球队在前场出现重大的失误而第1道拦截线的球员并不能完全破坏对方进攻,这时候身为后腰以及两位边前卫的补位选择便成为了考验他们个人能力的一大重要因素,无论是前往边后卫位置补防还是进入中后卫身旁都会很大意义决定球队防守的成功效率,在这种时候便对于球员个人对场上局势的判断有了一定程度的要求,而这些时间段对于皮球的处理以及对于自身跑位的选择便成为了区分巨星以及普通球员的重要因素。

总体来讲,343菱形中场在可行性上面来看还是要略微好于前面两种,但对于中下游球队来讲,343菱形中场绝对是一把双刃剑,球队在进攻中如果能够找到熟悉的状态完全可以打出远超于自己实力的华丽进攻,但如果在防守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不得不大量依靠其他位置的球员进行补防,这对于普遍个人能力平庸的中下游球队来讲绝对不是一个好事,场上球员盲目离开自己位置进行补防会打乱整个菱形中场的站位排布,同时补防球员一旦回位不及时则很有可能会造成全新漏洞的出现。

综合来讲,343中场平行站位阵型增加了球队在横向攻守中的能力,对方难以用边路进攻撕扯开球队的横向拦截面积,但这种阵型对于中场防守的排布过于单一,如果对方拥有一名具有一定长传球能力的后场球员便可以直接通过长传球跨过中场直接找到后卫线身前的进攻球员;正是在上述问题的影响下,不少主教练开发出了更偏向于防守的三前锋阵型–“343双后腰阵型”,双后腰的出现有效填补了后卫线身前的大片空档,对方球员再也难以用更加简洁明了的方法直接将皮球打入危险区域,不过这种阵型在进攻中不可避免会削弱中路持球者的人数,不少主教练便会选择让非进攻路的两位球员在进攻中适时回撤职中场中路参与球队的组织,这样一来球队的阵型便适时由343变化成了3223。

至于最后我们提到的343菱形中场,总体来讲这种阵型在当今世界足坛的菱形中场站位中还是比较冷门,究其原因便是因为这种阵型对于球员对于临场局势的判断以及应变做出了更加高的要求,尽管菱形中场站位确保各个位置的球员不用进行太多的思考便可以找到自己的职责,但这种阵型在由攻转守过程中又往往会让各个球员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一旦皮球被断就不得不大量依靠其他位置的球员进行补位,这样便会间接性的导致补位球员原本所处的位置也暴露出空档,这样一来球队的防守阵型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环接一环的脱节。

总体来讲,每个阵型在其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反复的改造与磨合,或许有些阵型在如今的世界足坛已经逐渐走向边缘,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在历史进程中都为现代足球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足球世界中永远不会有绝对的淘汰之称,只要主教练战术合理、运用得当,任何阵型都可以在关键时刻发挥其应有的特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