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kaiyun.com_kaiyun.com_最新版主页

40000多封信是否读懂倾尽家财的“南安陈嘉庚”

首创“金鸡母”模式,让基金会源源不断造血;倾其一生财富做公益,不让子孙继承家财;被誉为“南安陈嘉庚”,比普通人还节俭。大慈善家黄仲咸——

4月6日,福建省黄仲咸教育基金会换届会暨三届理监事会第一次会议在厦门必利达大厦32楼会议室召开。会议选举产生了第三届理监事会领导班子成员,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香港南益集团董事长林树哲当选理事长。这意味着,黄仲咸对教育事业的重视,将在南安慈善事业领路人林树哲身上延续下去。

近日,在黄仲咸基金会南安分会,记者见到当了黄仲咸几十年助理的刘清影,听她讲述黄仲咸的一生,仿佛在回放一部公益大片。刘清影说:“希望基金会在新一任理事长的带领下,能够继续发扬光大,将慈善进行到底。”

关于这位“南安陈嘉庚”对社会所作出的贡献,先来看一组数据。黄仲咸捐资和基金会公益捐赠累计6亿多元;独资捐建和出资助建的学校、医院楼宇及公益性建筑等有80多个项目,总建筑面积达17万多平方米;在省山区、老区已奖助高中、中专生105050人次,发放奖助学金7002.5万元;在家乡南安,已奖助师生37152人次,发放奖教助学金1807.6万元……每一个庞大数字的背后,都是黄仲咸教育基金会源源不断造血而来的。

1990年,黄仲咸创建南安市黄仲咸教育基金会,广泛地开展奖学奖教和助学活动。商人出身的黄仲咸很明白,如果有固定的来源,基金会就可能持续发展。于是,1991年、1993年,黄仲咸分别投资2000万元和1.5亿元建立了南安必利达大厦和厦门必利达大厦。必利达是印尼语,乃灯塔之意,黄仲咸希望这两栋高耸的大厦,能够像灯塔一样为基金会的发展保驾护航。

黄仲咸戏称这两栋大厦是“金鸡母”。在他看来,把钱投进基金会,钱是死的,而为基金会置办产业,让它能够经营发展,这钱就活了。“这是金鸡母,它一直生金鸡蛋,我睡觉它也生,它永远有钱,我这个脑筋动了很久啊,假如没有钱,基金会总是受穷,它哪里有发展呢?”

记者感慨黄仲咸的商业策略时,也为他的商业眼光所折服。黄仲咸基金会南安分会便坐落在南安必利达大厦12层,这座上世纪90年代建立的大楼,有着标准的地下停车场。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也是当时南安最高楼。“当初在挖地下室时,周围的居民都在嘲笑,哪有房子往地底下建的。”刘清影回忆道。而与南安紧邻的特区,厦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厦门必利达大厦,更是印证了黄仲咸卓越的商业眼光。

2005年,黄仲咸和他的夫人在厦门公证处立下遗嘱,将其一生积攒的全部财产——南安必利达大厦、厦门必利达大厦、香港中行寄存的1.1万两黄金,厦门中行800多万元存款,南安水头60亩地的使用权悉数捐给黄仲咸教育基金会。

如今,厦门必利达大厦每年有2000多万元的收入,源源不断地为基金会造血。“基金会在为社会提供帮助的同时,也希望得到更多人关注。”刘清影坦言,做善事也需要有人帮,希望能够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长期做好事,一辈子做好事。而像黄仲咸这样,更是鲜有人能做到。

记者好奇为何黄仲咸会倾其一生家财做公益事业,尤其是在教育事业上的奉献。刘清影告诉记者,她原先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最近与印尼一些和黄仲咸有过交集的老人聊天,才渐渐明白其原委。“黄老先生早年前往印尼打拼,中国还是发展落后的国家,一碰到与印尼人有纠纷,不论何原因,挨打的都是中国人。黄老先生常说,没有强大繁荣的祖国,个人再有钱,也没有人看得起你。要改变祖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只有靠教育。”

1920年1月,黄仲咸出生于南安码头仙都村一个贫农家庭。沿着弯曲的山路,记者来到位于仙都村的黄仲咸故居,一座老房子坐落在半山腰间,显得格外安宁。房子里也已经空荡,大厅内几盆花开得格外鲜艳,显然是有人常来打理。

1935年,15岁的黄仲咸就是从这里走出,远赴印尼,开始异国创业路。“刚开始到那里,很苦的。住在一间小房子里,偶尔还有蛇爬过。”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黄仲咸在哥哥的杂货店帮忙打理,由于聪明好学,很快就摸清门道,开始能独当一面。后来他到印尼一个小岛打理一家小店,工作出色备受老板赞赏。哥哥便出资买下那家店,由黄仲咸独立经营。

“当时,他自己自造一帆船,到各个岛屿和村落贩卖物品。黄仲咸其实不会游泳,但他仍要去学着划船去收货。船上的饭都是吊着煮的,经常出现一半熟一半生的情况。”刘清影说,别的船老板都嘲笑他,什么事情都要做。而黄仲咸却不以为然,反而更加努力,哪里有物美价廉的货物,他大中午不睡觉都要找到。正是这样脚踏实地干活以及独到的眼光,黄仲咸每次进的货都会被一扫而空。

此后,他与朋友合伙创建公司,收购和批发土产,经营的货物几乎无所不包,发展规模不断扩大,并逐渐将产业扩大到纺织业。1963年,当印尼的环境有所缓和时,他又不失时机地涉足金融业,先后创办“大众福利银行”“金环银行”“金库银行”;接着,又挽救危机四伏的“耶佳拉特银行公司”,也就是后来的“必利达银行”,使之转危为安,且日益兴隆。

当问及黄仲咸的经商之道时,刘清影表示,黄仲咸最难得的是不怕吃苦的精神。“别人不做的他都会去做,他说,只有这样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他还常说,钱要分人家一起赚。”刘清影告诉记者,黄仲咸经常会告诉别人,手上要是有美金的话,要去换成黄金,黄金才是金子。“1997年,金价是2700多港币每两,而现在已经涨到1.4万多港币每两。”

黄仲咸凭借敏锐的商业眼光,不断打拼,在印尼造就了一个华人的商界传奇。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他却放弃经营了30多年的金融业,选择结束富翁的身份,转而在慈善事业开启了新的里程碑。

有人曾问过黄仲咸先生,为什么不像其他在海外富商,一边赚钱,一边为家乡做力所能及的公益事业?他说:“钱是赚不完的,而人的时间精力却有限,想要把手中的公益事业办好,非全身心投入不可,所以我只能放弃赚钱,来做更有意义的事。而且商海邪恶,现在一帆风顺,财源滚滚,很可能一朝遇上狂风巨浪,就血本无归,那时你再想回家乡做点事情就难了。”

1959年,时隔20年,黄仲咸再次回到中国。他参加了国庆10周年的北京观光团,亲眼看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一系列巨大变化,也看到了家乡因长期落后的急切需要。他二话没说捐款资助家乡,新建仙都小学,这是第一次捐建学校,此后即开起了善举的源头。

回到印尼的黄仲咸开始往家乡寄包裹。“在国内经济困难时期,他什么都往家里寄,粮食、油,甚至连肥料都从印尼寄过来。每次都寄非常多,分给乡里乡亲。”黄仲咸的侄子回忆道。

从上世纪70年代起,黄仲咸便开启了大陆、印尼、中国香港三地跑的日子。“基本上半个月在大陆,半个月在印尼和香港,都是回来做慈善。”回忆起那段跟随黄仲咸一起奔波的日子,刘清影很是感慨。

记者近日参观了黄仲咸纪念馆,斑驳的老照片里记录了黄仲咸捐建这些学校时的样子。照片里,每一栋未完成的教学楼前,黄仲咸认真与学校探讨着学校的建设方案,但却没有一张与学校落成典礼的合影,为的是节约资金,把钱用在实处。

任何带光环的帽子,他都委婉拒绝。在他独资捐建的几十座教学楼中,没有一座写上自己的名字,而是以家乡“仙都”为名或泛称“印华楼”“继志楼”,仅个别用父名和称“念慈楼”,以表达反哺之情。“仙都楼”“印华楼”几乎深深烙印在每个南安学子记忆中。

黄仲咸基金会前期以改善教学设施为主,2004年后将工作重点转移到扶持贫困高中生上学。“黄老先生说,初中以前都有义务教育,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如果能读高中或职专,就可以在社会上选择一个职业,并通过自己的拼搏逐步改变家庭的现状。”刘清影说。

在纪念馆内,有这样一幅“信墙”显得格外醒目。几百封从全省各地寄来的感谢信,被贴在了墙上。而这些仅仅是从他精心保存的4万多封来信中选取的部分来信,写信的都是黄老先生资助过的学生。

“在开学1个多月的时候,我仍徘徊在贫困的门口,对我而言,一日两餐较为常事,而那时黄爷爷,您的资助带给我极大的鼓舞,那是比雪中送炭更为及时的温暖,我感谢您。”“对于您的帮助,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会奋发向上,争取一次次的进步,我一定会以您为榜样,做个有用的人,回报您的爱心,回报社会的关怀。”看着每一封来信中,记者似乎读懂了黄老先生坚定不移的奉献之心。

“在他身上,我学到非常多,但没办法达到他那样的境界。我从20多岁就跟着他干活,如今已经60多岁,黄老先生相信我,我想我还会继续尽自己所能,看好这个基金会。”工作期间,刘清影17年没有加过工资。自己的孩子在香港,但每年过年,她都是在厦门度过。“过年基金会事情比较多,拜访的人也多,所以还是要留在这边。”

作为黄仲咸的助理,谈起黄老先生,刘清影总是忍不住潸然泪下。“他虽然很有钱,却比普通人更加节俭,因为他说省下来的钱可以做更多的公益。”刘清影告诉记者,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起吃饭,黄老先生从来不会自己另开小灶做饭,都是和员工一起吃饭。“员工吃剩下的汤里的肉,他总是舍不得倒掉,别人都不喜欢吃,他就默默地吃掉。”

“以前,我们的餐桌上是没有抽纸的,用的都是厕所的那种卷纸,因为卷纸比较便宜。直到有一天,他不知哪里听来了卷纸有毒,才换成了抽纸。”在黄仲咸基金会南安分会办公室里,刘清影望着挂在角落的日历,黯然说道:“他连日历纸都舍不得丢,把纸撕下来,在背面写字。”

看着黄老先生在前的相片,刘清影回忆道,“像这样的西装,都还是以前在银行工作时的制服。这也是黄老先生比较喜欢的衣服。”“老太太在世的时候,有次我帮她买了件20元的衣服,老先生知道了就说我,不要帮她买,她有很多衣服。我告诉老先生,这衣服只要20元,他说,‘20元不是钱吗?’他自己的衣服都是一穿几十年。”在老先生的言传身教下,刘清影也十分节俭。

“老太太去世的时候,黄老先生也没有给她做功德,他说要做活德,不要做死德。”刘清影告诉记者,黄老先生把省下来的费用和老太太的私房钱,以老太太的名义,又捐了几栋教学楼。

除了节俭,黄仲咸的爱国精神也让刘清影感慨良多。“他的全部生活就是爱国、爱乡和公益。他跟我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不管什么人都要爱国。”刘清影说,每个去到他家里的人,他总会拍拍人家肩膀,郑重地叮嘱:“年轻人一定要爱国爱乡啊!”